北朝鲜主张中存在的问题
  • 首页>
  • 北朝鲜主张中存在的问题

北朝鲜主张中存在的问题

内阁官房绑架问题对策本部事务局

北朝鲜的主张如下:

  • (生死不明的12名绑架受害者中)8名人员死亡,4名人员未进入北朝鲜。
  • 已让5名健在者及其家属回到日本。对死亡的8名人员,已提供必要的相关信息,以及交还了遗骨(2人的)。
  • 日方提出无理要求,即“要让已死之人生还”。

但是,朝方的这种解释中存在着下列很多问题,日本政府决不能接受北朝鲜的主张。而且,朝方没有拿出任何可证明受害者“死亡”的证据,因此,日本以受害者还活着为前提,要求朝方让受害者立刻回到日本,并进行可令人接受的解释。日本政府并没有提出“无理要求”。

  1. 1. 8名的“死因”中,非自然死亡过多,并且未提出任何可以作为证明的客观证据。
  2. 2. 北朝鲜的说明中,存在过多的不自然及不明之处,而且与日方据侦察判明的事实及已回到日本的受害者的证词相矛盾之处很多。其整个说明的可信度值得怀疑。
  3. 3. 朝方有关对绑架责任者处罚的说明中存在诸多疑点

1.8名的“死因”中,非自然死亡过多,并且未提出任何可以作为证明的客观证据。

8名受害者大多为二十几岁至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分别死于煤气中毒、交通事故、心脏麻痹、自杀,这很难被认为属于自然死亡。除了这种说法本身就不自然之外,如下列(1)、(2)所述,朝方没有出示任何可证明这些死亡事实的客观证据。

朝方关于8人状况的说明(姓名、死亡时的年龄、死因)

其中包括,在日本时不会游泳的受害者市川修一在紧急出差途中去海里游泳时因心脏麻痹死亡以及过去无病史、身体健康的20多岁的女子增元留美子突然因心脏麻痹而死的两个事件。朝方未提出任何可证明这些非自然死亡的证据,因此,其说法的可信性只能令人怀疑。

(1)受害者的遗骸已失

北朝鲜声称,(横田惠、松木薰之外的)6人的遗骸分葬于三处墓地,后因暴雨被冲走。

另外,经对日方提供的2人(横田惠、松木薰)遗骨进行鉴定,DNA均与受害者本人的DNA不符。

(2)没有真实的死亡证明文件

“死亡确认书”为2002年日本政府调查团访问北朝鲜时朝方匆忙制作之物。另外,交通事故记录中没有受害者的姓名。

死亡确认书

(死亡确认书)

这些是2002年提供的。括号内为朝方注明的死亡日期及地点。尽管死亡时间及地点不同,但却都出自同一家医院,连印章的痕迹也相同。
到2004年,北朝鲜承认这些确认书为当时匆忙制作的。

北朝鲜提出的“交通事故记录”

(北朝鲜提出的“交通事故记录”)

除有数处涂改痕迹外,由于没有记述“死亡者”姓名,因此根本不能作为“田口死于交通事故”及“松木死于交通事故”之主张的证据。

2.北朝鲜的说明中,存在过多的不自然及不明之处,而且与日方据侦察判明的事实及已回到日本的受害者的证词相矛盾之处很多。其整个说明的可信度值得怀疑。

(1)横田惠

朝方关于横田惠“死亡”的说明中,存在诸如死亡日期变更、“遗骨”处理等极多不明及不自然之处。

横田惠〔女、13岁、新潟县〕

1977年11月15日被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她 “死于自杀”)
※横田惠在北朝鲜有一个女儿(Kim Hye-Kyung)。

(绑架受害者姓名后的方括号内,标有受害者的性别、被绑架时的年龄及绑架地点。)

1.前夫与主治医师曾提出证言证明横田惠死于1993年,而已回到日本的受害者通过日本的传媒说出了横田惠1993年之后还活着,于是他们便根据受害者的发言将死亡时间更改为1994年。

[前夫(金英男)写给横田惠父母的信]

[前夫(金英男)写给横田惠父母的信]

信中称横田惠于1993年去世,但事实上确认至少到1994年横田惠还活着。关于这个疑问,其前夫的解释是“那是错觉”所致。

此外,收到这封信的3年半以后,即2006年6月,日本的民间团体对该信的笔迹提出疑问,对此,其前夫于第二年的7月在平壤会见日本代表时说,这封信是别人代写的。

而且,该信中使用的名字不是真名,而是假名“Kim Cheor-Jun”。

(主治医师写的“死亡确认书”)

(主治医师写的“死亡确认书”)

横田惠的死亡年月日注明为1993年3月13日。但事实得到确认的情况是,至少到1994年为止横田惠还活着。

2.医院记录中存在涂改的痕迹。其可信度低。

(“患者死亡簿”封面)

(“患者死亡簿”封面)

这是2002年朝方出示之物。从中可以看出已把“住院出院”修改为“死亡”。

(“患者死亡簿”内容)

(“患者死亡簿”内容)

被认为是横田惠的女子之栏中的连续编号为“3-239”,但这与下一行男子的编号相同。

资料:横田めぐみさんの「カルテ」

(横田惠的“诊断记录”)

2004年朝方出示之物。从中发现多处显然与横田惠当时年龄不符之处。※横田惠生于1964年

3.已再婚的横田惠前夫(金英男),于横田惠死亡三年后,和村民一起挖出葬于医院后山的横田惠遗体,进行火葬,并保管了遗骨。这种说明,实在太不自然。(横田惠前夫本人是从韩国绑架到北朝鲜的受害者,完全可能并非处于可讲出实情的自由环境下。)

(2)田口八重子、原敕晁

据冒充日本人实施了大韩航空班机爆炸案的北朝鲜特工人员金贤姬(Kim Hyeon-hee)证词显示,绑架受害者田口八重子曾担任北朝鲜特工人员的教员。但北朝鲜对此事实甚至对绑架事件之事完全予以否认。可是,据确认,田口八重子曾对其他绑架受害者(2002年返回日本)说过“1981年至1983年与名为‘玉花’(金贤姬的别名)的女特工人员一起生活”。

另外,北朝鲜声称:“田口八重子于1984年与另一名绑架受害者原敕晁结婚,1986年7月原敕晁病死,而田口八重子则死于慰藉精神之旅的途中交通事故”。但是,据已回日本的绑架受害者之证词显示,至1986年7月前后为止曾与田口八重子住在同一招待所,田口并未结婚。因此“丈夫(原敕晁)死后,田口八重子死于交通事故”,朝方这种说法的可信性令人生疑。

由上述事实可以看出,朝方似有意隐瞒田口八重子曾担任过实施大韩航空班机爆炸案的犯人的教员一事。

田口八重子〔女、22岁、不明〕

1978年6月前后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她“死于交通事故”)

李恩惠

(田口八重子与李恩惠)

左为曾担当大韩航空班机爆炸犯金贤姬日语教员的女子“李恩惠”的画像。据侦查的结果判断,李恩惠与田口八重子为同一人。

原敕晁〔男、43岁、宫崎县〕

1980年6月中旬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他“死于肝硬化”)

(大韩航空班机爆炸案犯金贤姬)

(大韩航空班机爆炸案)

1987年11月,持伪造日本人护照的北朝鲜特工人员金胜一与金贤姬,在由巴格达飞往汉城的大韩航空班机上安装了定时炸弹,使该班机在空中爆炸。

据金贤姬供述等,现已判明,2名实施犯为朝鲜劳动党对外情报调查部的下属,在北朝鲜接受“为干扰(第2年举行的)首尔奥运会炸掉大韩航空班机”的命令后,实施了这起爆炸案。

(3)市川修一、增元留美子

北朝鲜声称“增元留美子与市川修一于1979年7月结婚”。但是,根据已回到日本的受害者之证词显示,增元留美子1978年至1979年10月与其他的绑架受害者生活在一起,这至少可证明当时二人结婚之说不是事实。

市川修一〔男、23岁、鹿儿岛县〕、
增元留美子〔女、24岁、鹿儿岛县〕

1978年8月12日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其“死于心脏麻痹”)

(4)石冈亨、松木薰、有本惠子

据“淀号”劫机犯的妻子之证词等显示,淀号劫机犯及其相关者,参与了对3人的绑架案,但朝方对此完全否认。日方认为,朝方的主张,也许是想要隐瞒匿身于该国的恐怖分子参与了犯罪行为。

石冈亨〔男、22岁、欧州
松木薰〔男、26岁、欧州〕

1980年5月前后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石冈“死于煤气中毒”、松木“死于交通事故”)

有本惠子〔女、23岁、欧州〕

1983年7月前后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声称她“死于煤气中毒”)

(“淀号”劫机案)1970年3月31日,9名武装分子劫持了俗称“淀号”的日本航空公司351航班客机,该机在北朝鲜的机场着陆后,劫机犯向北朝鲜当局投降。

据日本侦察机关判断,“淀号”劫机犯集团深入参与了在欧州绑架日本人的事件。现已对居住在北朝鲜的“淀号”劫机犯之一鱼本(原姓“安部”)公博以绑架有本惠子之嫌疑、并对“淀号”劫机犯的妻子森顺子、若林(原姓“黑田”)佐喜子以绑架石冈亨及松木薰之嫌疑,通过国际刑警组织进行国际通缉。

(5)久米裕、田中实、松本京子、曾我MIYOSHI

关于北朝鲜否认受害者入境或未能确认受害者入境的四个案件,据侦察结果明确显示,北朝鲜是参与了这四起案件的。北朝鲜“对此完全不知情”的解释,日方不能接受。

久米裕〔男、52岁、石川县〕

1977年9月19日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否认他已入境)
据当年绑架案发生后在现场附近被逮捕的特工助手(旅日朝鲜人)供述显示,久米裕被接受北朝鲜指示的该特工助手带到海边后,交给了北朝鲜特工人员。

松本京子〔女、29岁、鸟取县〕

1977年10月21日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否认她已入境)
据绑架现场收集的目击证词等判断,此案件显然是北朝鲜所为。

田中实〔男、28岁、兵库县〕

1978年6月前后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否认他已入境)
据相关者的证词等显示,田中实被接受北朝鲜指示的旅日朝鲜人骗至海外后,又被送到了北朝鲜。

曾我MIYOSHI〔女、46岁、新潟县〕

1978年8月12日遭绑架、
生死不明(北朝鲜否认她已入境)
身为绑架实施嫌疑人的女特工人员,曾对现已回到日本的绑架受害者之女曾我瞳说“MIYOSHI已经回佐渡了”,这至少可以说明,绑架实施嫌疑人应该知道曾我MIYOSHI当时的消息。

3.朝方有关对绑架责任者处罚的说明中存在诸多疑点

作为对两名绑架责任者进行了处罚的证据,北朝鲜提供的判决记录复印件,其中有多处被删掉,而且有关绑架的记述,也仅有一部分。因此,日方不能就此认为绑架责任者已受到处罚。

此外,所说的两名责任者受到处罚的时间是1998年及1999年,如果那时北朝鲜当局已认识到存在绑架事件,但就到2002年为止为什么一直否认绑架了日本人一事,却拿不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即便从这一点出发,朝方有关绑架责任者受处罚的解释,也令人怀疑。

  • 动画片 小惠
  • 收集相关信息
  • 绑架问题宣传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