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北朝鲜绑架问题?

详细说明

2011年5月/绑架问题对策本部

2002年9月17日,在平壤举行的日朝首脑会谈中,朝方首次承认了长期以来予以否定的绑架日本人一事,并为此道歉,而且保证防止再次出现此类事件。现在,日本政府已认定17名日本人是被北朝鲜绑架的受害者(参照个案的详细内容)。其中5名于2002年10月15日回到了阔别24年的日本(他们的家属,也分别于2004年5月及7月来到日本)。关于其他的被绑架者的平安与否,虽然在2004年5月22日举行的第2次日朝首脑会谈中,朝方曾明确表达了立刻再次展开查明真相的彻底调查之意,然而长期以来,却从未得到北朝鲜当局可令日方接受的解释。终于在2008年6月举行的日朝工作人员磋商会议上,北朝鲜方面表示将对绑架问题实行重新调查,并在同年8月份举行的会议上就调查目的以及具体的调查方式达成协议。从此,为了今后北朝鲜方面为解决绑架问题采取具体行动,也就是为了发现生存者并保证他们返回日本,决定对被绑架受害者展开全面调查。(然而,至今北朝鲜方面仍未履行承诺。请参阅下列2(1)(H)。)

日本政府历来本着“绑架问题是事关日本国家主权及国民生命安全的重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不可能实现日朝邦交正常化”的方针,既然北朝鲜方面不提供使人信服的说明或证据,就将以尚不知平安与否的被绑架者仍然全都幸存为前提,不断对朝方提出强烈要求,即,为了确保所有绑架受害者的安全,并让他们立刻返回日本;彻底查明真相并引渡实施绑架的犯人。政府今后仍将根据上述所达成的协议继续与北朝鲜方面交涉,敦促北朝鲜早期开始全面调查,早日实现生存者回国。另外,日本政府认为,除已认定的17名绑架受害者之外仍存在其他疑似北朝鲜绑架之个案,基于这一认识,正在进行必要的侦查及调查,如果出现新的被认定为绑架受害者的个案,将对朝方继续提出适当的要求。

北朝鲜方面曾经屡次主张“日本在绑架问题上固执,而回避对过去问题的清算”。就此,日本政府反复明确重申对不幸的过去进行清算,将本着日朝平壤宣言诚实对待的立场,不能够接受北朝鲜方面的主张。并继续向北朝鲜方面提出强烈要求,必须立即做出具体决断,解决绑架问题。

  1. 1.背景
  2. 2.有关绑架问题的日朝之间的交涉
  3. 3.国际社会的动向
  4. 4.日本国内的努力状况

1.背景

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许多日本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但日本相关部门的侦查、逃亡国外的北朝鲜特工人员的证言显示,这些事件的发生,大多严重涉及到北朝鲜绑架嫌疑。自1991年以来,日本政府一有机会就向北朝鲜提出绑架问题,但是朝方始终强硬地予以否认,直至2002年9月的日朝首脑会谈,朝方终于首次承认绑架。

北朝鲜实施绑架这一前所未有的国家犯罪行为是有深刻背景的,据认为其目的是,让朝方特工人员冒充日本人;为使朝方特工人员伪装日本人时更逼真而让被绑架者充当教员;或是为获得人才而由隐藏在北朝鲜的“淀号”劫机组(注1)实施绑架(注2)。日本政府迄今已认定了17名被北朝鲜当局绑架的受害者,但认为还有一些不能排除被绑架可能性的个案,基于这一认识,正在进行必要的侦查及调查。根据迄今的侦查及调查的结果,已发现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朝鲜国籍)疑遭绑架的个案及海外的疑似绑架个案(请参阅下列3(1)(C)4(1)(A))。

另外,在日本国内,于1997年由绑架受害者的亲属成立了“北朝鲜绑架受害者亲属联络会(家族会)”,并积极呼吁解救受害者的运动,迄今已向日本总理大臣递交了超过765万人签名的呼吁信。

(注1)指1970年3月31日劫持日航351航班(即“淀号”)的犯人及其家属的总称。

(注2)关于绑架的理由,在2002年9月举行的首次日朝首脑会议上,国防委员长金正日做出了以下说明:“一是为一些特殊机关学习日语;二是为能够以他人身份进出韩国。”

2.有关绑架问题的日朝之间的交涉

(1)政府间磋商会议等

(A)第1次日朝首脑会谈(2002年9月)

  1. (a)2002年9月17日,在日朝首脑会谈中,北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首次承认朝方长期以来一直否认的对日本人的绑架,并为此道歉。当时,关于日本政府要求调查的13名绑架受害者的下落,朝方称其中4名生存、8名死亡、1名无法确认是否入境北朝鲜。另外,还承认绑架了未被纳入委托调查之列的另外一人,并已确认其生存(但是,在其后调查时,朝方却称,与此人同时失踪的其母并没有进入朝鲜。)。在此基础上,朝方一直表示已经处罚了相关肇事者并保证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同时承诺提供方便让受害者与亲属会面及允许受害者返回日本。
    对绑架事件,当时的日本总理小泉纯一郎向北朝鲜国防委员长金正日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朝方继续调查、允许生存者回日本、及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
  2. (b)北朝鲜外交部新闻发言人 当天就绑架事件发表谈话,明确表示朝方将采取让受害者返回日本的必要措施。

(B)派遣事实调查小组(2002年9月至10月)

  1. (a)2002年9月28日至10月1日,日本政府派遣的事实调查小组会见了生存者,并努力收集生死不明者的相关信息。但是,北朝鲜提供的信息非常有限,而且内容上也缺乏一贯性,疑点颇多。特别是,对收到的朝方提供的疑为松木薰的“遗骨”,经法医鉴定,为他人之物。
  2. (b)同年10月29日至30日,在吉隆坡举行的第12次日朝邦交正常化谈判中,日本政府提出了150项疑点,同时要求朝方提供进一步的信息,但是并没有得到朝方的完整答复。

(C)5名受害者回到日本(2002年10月)

应日本政府的要求,2002年10月15日,5名绑架受害者(地村保志及富贵惠、莲池薰及祐木子、曾我瞳)回到日本,与亲人团聚。

日本政府认为,有必要为这些绑架受害者及其留在北朝鲜的家属成员创造一个可自行决定前途的环境,基于这种判断,同年10月24日,日本政府公开表明了相关方针,即,5名绑架受害者继续留在日本, 强烈要求朝方确保仍留在北朝鲜的受害者家属成员的安全并尽快安排他们来日行程。

此后,这些绑架受害者家属来日及查明其他生死不明的绑架受害者之真相,成为日朝之间重大的悬而未决的问题,日本一直为此与朝方交涉。

(D)第2次日朝首脑会谈(2004年5月)

为了再次确认朝方关于履行第1次日朝首脑会谈上签订的《日朝平壤宣言》之想法,并恢复日朝之间的信任关系,2004年5月22日,当时的日本总理小泉再次访朝,双方就绑架等日朝之间的问题,以及核、导弹等有关东北亚地区和平与稳定的安全保障问题等进行了会谈。关于绑架问题,通过此次会谈,两国首脑达成下列协议

  • 朝方同意,地村保志及富贵惠的家属、莲池薰及祐木子的家属共计5人于当天去日本。(关于曾我瞳的3名家属,为使他们来日本,小泉总理亲自交涉了1个小时,最终虽然没有实现让他们当天来日本的愿望,但其后于7月18日,他们终于来到了日本。)
  • 关于其他生死不明的绑架受害者,朝方同意为彻底查明真相而重新从头展开调查。

(E)日朝工作人员磋商(2004年8月、9月、11月)

  1. (a)2004年8月11日、12日(第1次)及9月25日、26日(第2次),在北京举行了日朝工作人员磋商,朝方提供了正在进行的有关生死不明者的再次调查过程材料,但该材料并不全面,其中没有可资佐证其内容的具体证据及资料。
  2. (b)在上述交涉的基础上,于2004年11月9日至14日,在平壤举行了第3次日朝工作人员磋商。此次会谈,费时长达50多小时,日方除质询朝方“调查委员会”之外,还直接听取了共计16名“证人”的证言,并赴与绑架有关的施设等进行现场察看。
    另外,在第3次磋商中,关于未被日本政府认定为绑架受害者但不能排除被北朝鲜绑架嫌疑的失踪者(即日本所说的“特定失踪者”等)之问题,日方向朝方出示了5个人姓名,并要求提供相关信息,与此同时,再次要求,不论日方是否提及过,只要有了日本人绑架问题的相关信息,希望朝方尽快提供。但朝方回答称:未能确认这5人已经进入朝鲜。
  3. (c)第3次磋商后,日本政府立刻对在第3次磋商中朝方出示的信息及物证进行了详细调查,并于12月24日向外界公布了调查结果概要。另外,在第二天(25日),以口头及书面形式,向朝方申明了以下内容。同时,将详细调查结果概要及对朝方提供的被其视为横田惠“遗骨”进行鉴定的结果要点交给朝方。
    • 关于通过第3次日朝工作人员磋商所获的信息及物证,没有证据证明朝方“8名死亡,2名未入境”之解释。这种解释日方无法接受,对朝方这种缺乏诚意的对应措施,日本表示强烈抗议。
    • 日方不得不认为:迄今为止朝方提供的信息及物证,对彻底查明生死不明的绑架受害者之真相而言,完全不够充分,称不上朝方所谓的“从头”开始彻底调查。所提供的信息疑点很多,而且,对被朝方视为横田惠“遗骨”的鉴定结果是:从部分骨骼中,检测出不同于横田惠本人的DNA。
    • 安否不明の拉致被害者に関する真相究明を一刻も早く行うとともに、生存者は直ちに帰国させるよう強く要求する。迅速かつ誠意ある対応がない場合には、我が方として厳しい対応をとる方針である。
  4. (d)2005年1月26日,朝方向日方转交了所注日期为1月24日的《备忘录》,内容包括朝方对有关横田惠“遗骨”骨片的日方鉴定结果之相关看法,并要求日方退还该骨片。对此,日方于2月10日,向朝方转达了日方对朝方《备忘录》的反驳,并再次强烈要求朝方立刻让幸存的绑架受害者返回日本并彻底查明真相。之后,朝方又于2月24日、4月13日向日方转达与此前《备忘录》同样的内容,对此,日方再次重申了鉴定结果的客观性及科学性,对朝方见解予以反驳。

(F)日朝一揽子会谈(2006年2月)

2006年2月4日至8日,在北京举行了日朝一揽子会谈,针对绑架问题、朝核?导弹问题、邦交正常化问题展开总体性磋商。关于绑架问题的磋商总耗时约11个小时,日方再次强烈要求朝方让绑架受害者返回日本、保证展开旨在彻底查明真相的重新调查以及将实施绑架的罪犯引渡日本。

对此,朝方仍重复“幸存者已经全部回到日本”之与以前一样的解释。关于彻底查明真相,朝方表示,已将秉承诚意并付出努力而进行调查的事实真相全部如实告知了日方。朝方甚至没有保证继续进行有关生死不明者的重新调查。另外,关于引渡实施绑架的罪犯一事,朝方以这是政治问题等为由而拒绝引渡。

如上所述,朝方没有显示出任何有助于解决绑架问题的具体进展。不但如此,朝方还以触犯北朝鲜国内法律为由提出引渡参加支援北朝鲜人逃离北朝鲜的7名日本人等要求。

(G)日朝邦交正常化工作组(2007年3月、9月)

在2007年2月的六方会谈(“朝核问题六方会谈”的简称)中达成协议设立的“日朝邦交正常化工作组(中国称‘朝日关系正常化工作组’)”之第一次会议于同年3月7日、8日两天在河内举行。在这次会谈上,日方再次向朝方提出要求:确保所有绑架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安全并尽快让他们来日本、彻底查明真相、引渡实施绑架的罪犯。但是,朝方不仅仍然坚持“绑架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的一贯立场,而且要求日本解除针对北朝鲜的“经济制裁”等,未提出对解决绑架问题带有诚意的对应措施。第2次工作组会谈于9月5日、6日两天在乌兰巴托举行,此次会议达成的协议是:根据《日朝平壤宣言》,在清算日朝间不幸历史和妥善处理有关悬案基础上早日实现邦交正常化,为此日朝双方要诚实努力,就有关具体行动进行磋商,并通过精力充沛的磋商,展开具体行动。但是,关于绑架问题,没能取得任何进展。

另外,在两次会议之间的7月20日,朝方继续谴责日本在绑架问题方面的对应措施,发表了宗旨为“绑架问题已经终结”的《外交部备忘录》,对此,日方于同月25日,通过外务省新闻发布会反驳朝方:日本根本无法接受该《备忘录》。

(H)日朝工作人员磋商会议(2008年6月、8月)

  1. (a)2008年6月11日至12日,在北京举办了“日朝工作人员磋商会议”。会议上对于绑架问题以及不幸的过去进行清算等问题日朝双方再次主张自己的立场,特别是绑架问题,在两团长之间展开了认真深入的交涉。
    结果,北朝鲜方面改变了历来“绑架问题已经解决”的立场,表明对绑架问题将展开重新调查,同时,准备对解决“淀号”相关者问题予以协助。为此,日本方面表明解除历来对北朝鲜制裁中有关人员往来限制及航空包机限制,并容许限于人道支援物资运输目的北朝鲜船舶进入日本港口。
  2. (b)在同一年8月份举行的会议上,又对调查目的及具体形态达成协议,今后,为了北朝鲜方面按照协议采取为解决绑架问题实施具体行动,也就是发现生存者保证他们平安回国,对被绑架受害者实行全面的调查。日本方面也表明在北朝鲜开始调查的同时,将准备解除人员往来限制及包机限制。
    但是,同年9月,北朝鲜方面通报,鉴于日本突然政权更迭,新政权将如何看待执行工作人员磋商会议协议内容,在搞清动向之前将暂停调查委员会组建工作。之后,上述协议事项从未曾有过任何进展。

(2)对北朝鲜制裁措施

(A)北朝鲜公布发射弹道导弹及实施核试验(2006年7月、10月)

  1. (a) 2006年7月5日,北朝鲜发射了7枚弹道导弹。为此,日本政府即日起对北朝鲜实施了禁止万景峰92号入港等在内的9项制裁措施,并向朝方传达了该措施内容的同时提出了严重抗议。
    同年10月9日,北朝鲜还无视国际社会的再三警告发表了实施核试验声明。对此,日本政府向朝方提出了严重抗议与谴责,并于同月11日发表了禁止所有北朝鲜籍船只入港以及禁止所有北朝鲜物品进口在内的4项对北朝鲜制裁措施。
  2. (b) 对北朝鲜实施的这一系列措施是鉴于围绕我国的国际形势以及各种事由而综合判断决定的。而对朝方一直以来对解决绑架问题没有做出富有诚意的回应也成为了做出上述制裁措施的判断材料之一。对于上述措施中的禁止所有北朝鲜籍船只入港以及禁止所有物品进口的措施,日本政府考虑到绑架问题没有得到具体性进展等事由而综合判断,于2007年4月10日、同年10月9日、2008年4月11日以及同年10月10日四次实施了长达半年的上述制裁措施。

(B)北朝鲜公布发射导弹及实施核试验(2009年4月、5月)

  1. (a) 2009年4月5日,北朝鲜再次发射导弹。为此,日本政府于同月10日决定将2006年因北朝鲜发射弹道导弹及实施核试验之后持续对北朝鲜实行的制裁再延长一年。并且,增加了2项新的措施,从而更加详细地把握流入北朝鲜资金的实际状态。
    之后,北朝鲜于同年5月25日又公布实施了地下核试验。为此,日本政府于6月16日决定除了上述制裁措施之外,再追加2项新的措施,禁止所有产品出口向北朝鲜。
  2. (b) 禁止北朝鲜船只入港等3项制裁措施,于2010年4月5日及9日,日本政府决定分别重新延长一年。
  3. (c) 这一系列追加措施,是在考量到核、导弹等问题,外加尚未回归到六方会谈等围绕北朝鲜的各种情况之后决定的,北朝鲜对2008年8月达成的对绑架问题实施全面调查的协议(上述(1)(H))从未着手采取具体行动等,也是判断材料之一。

(C)北朝鲜向韩国海军巡哨军舰发动鱼雷攻击(2010年3月)

  1. (a) 2010年5月28日,日本政府以同年3月北朝鲜向韩国海军巡哨舰艇发动鱼雷攻击为契机,更加强化了从2009年起实施的详细掌握北朝鲜资金流向的两项措施,并为防范经第三国的转口贸易而实施了严加对应的追加制裁措施。
  2. (b) 此次对北朝鲜制裁措施的追加以韩国海军巡哨舰艇遭受鱼雷攻击为契机,是以围绕针对北朝鲜的诸多局势而综合考虑并决定的,而北朝鲜方面为绑架、核、导弹等案件的全面解决未能做出具体行动也成为了其判断材料之一。

3.国际社会的动向

(1)国际社会高度关心绑架问题

  1. (A) 北朝鲜对日本人实施的绑架,显然是对人类尊严、人权及人类基本自由的严重侵害。联合国人权理事连续4年4次(从其前身的人权委员会起计算为7次)通过了有关北朝鲜人权情况的决议。根据该决议,作为联合国北朝鲜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蒙丹蓬的后任,达鲁斯曼(Marzuki Darusman)于2010年8月就任于该职位。蒙丹蓬与达鲁斯曼两位报告员,自2005年以来多次访问我国,并每年向联合国人权委员会(2006年起改名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及联合国总会第3委员会提交报告。报告员在2011年的报告中提出了北朝鲜当局应该致力于全面解决悬而未决的绑架案件,包括下令让负责绑架的机关做出明确解释的建议。
  2. (b)除上述人权理事会决议案之外,2005年12月,在联合国总会会议上首次通过了朝鲜人权状况决议案。之后,连续6年以多数票赞成通过。联合国总会议案是我国和欧盟共同提出的,对包括绑架外国人等各种问题在内的北朝鲜人权状况,表示极度担忧,强烈要求北朝鲜当局及早解决包括让绑架受害者立即返回日本在内的各项问题(2010年该决议的共同提案国有52个,韩国自2008年每年都加入了共同提案国)。在这一系列的决议案通过之际,有许多国家即使没有对本决议案投赞成票,也对北朝鲜对待绑架问题的态度表示担忧(例如:越南、巴西、印度、马来西亚等)。此外,在2009年12月召开的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查(UPR)工作会议上,还对北朝鲜的人权状况进行了审查并采纳了载有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我国及各国对北朝鲜的人权状况所表示的担忧及建议的报告。
  3. (C)对于除日本人之外的绑架受害者也受到了国内外的关注。韩国政府表示,在朝鲜战争之后有近4000韩国人被北朝鲜绑架,而其中的约500人尚未送还(注),此外还声称在朝鲜战争中有约近10万名被绑架,现在正在查明真相。另外,据回到日本的绑架受害者等的证词显示,在泰国、罗马尼亚、黎巴嫩也有疑似被北朝鲜绑架的国民存在。还有,根据从北朝鲜生还的韩国人绑架受害者等的证词,中国人及其他外国人也有可能遭到了绑架。鉴于这些情况,各国受害者的家族之间及民间团体之间建立了协作关系,日本政府与其他相关各国政府也通过保持紧密联系来交换有关信息。此外,在2006年5月经查明,日本人绑架受害者横田惠的丈夫有可能是韩国人绑架受害者金英男。日本人绑架受害者田口八重子也不能排除与韩国人绑架受害者结婚的这一可能性,政府正在锐意推进调查工作。
    (注)其中还包括持有美国绿卡的韩国传教士金东植牧师(2000年被绑架)。对于此案件,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08年10月(当时总统候选人)发表的解除指定恐怖组织支援国的声明中表示“北朝鲜必须解决有关日本、韩国以及金东植牧师绑架的所有问题”。

(2)日本在外交方面的努力

  1. (A)日本政府除了上述联合国总会及人权理事会之外,还利用峰会等各种国际会议、首脑会谈等所有的外交机会,提及绑架问题,越来越获得广大国际社会的理解与支持。例如,在2010 年6月姆斯柯卡峰会上,我国就绑架问题向G8各国请求了理解与协助。其结果,在首脑宣言中明确记载了要求北朝鲜立即采取措施解决国际社会所担忧的人道问题及绑架问题等相关内容。(在G8首脑宣言中明确提及绑架问题,已经是继2008年的北海道洞爷湖峰会之后第三次。此外,自2003年埃维昂八国峰会以来,持续在G8议长总结等文章中提及绑架问题。)
    并且,两国间首脑会谈时,例如:美国历来在绑架问题上对日本的立场表示理解和协力。特别是奥巴马总统2009年11月在东京演说中,,阐述了“北朝鲜与其近邻国家的完全邦交正常化,应该以被绑架日本受害者家属得到关于受害者情况充分说明为前提”; 克林顿国务卿也在同年2月接见被绑架受害者家属时阐明“绑架问题在美国也被看作是必须优先的问题”。
    在韩国,李明博总统迄今屡次对绑架问题表明将尽可能地给予协力和支持。特别是在2010年6月举行的日韩首脑会谈上,李明博表示“绑架问题是作为人权问题急需解决的课题,希望日韩两国能够共同努力下去”。
    此外,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及俄国总统梅德韦杰夫也对绑架问题表示理解。
  2. (B)另外,在2005年9月通过的六方会谈共同声明中,也根据如不解决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悬而未决的问题则不会与北朝鲜实现邦交正常化之日本的基本立场,表明“在清算不幸历史和妥善处理有关悬案基础上,采取步骤实现关系正常化”是本会谈的目标之一。据此,在2007年2月的六方会谈中,除无核化等工作组外,还设立了日朝邦交正常化工作组。此外,在同年9月的六方会谈上,就日朝关系达成了日朝双方展开具体行动的协议,并明文载入10月3日公布的成果文件中。
    此外,六方会谈中同意了北朝鲜采取无核化措施,与此相应,向北朝鲜提供经济和能源方面的援助。但是,日本坚持“绑架问题如不见进展,日本不参加六方会谈中所提的向北朝鲜提供能源之举”的立场。
  3. (C)如上所述,解决绑架问题的重要性以及日本政府对此的努力正在得到国际社会明确的理解和支持。
    为了朝向解决绑架问题,敦促北朝鲜方面下决心,取得国际社会的理解和协助是不可缺少的。从这一观点出发,在绑架问题上日本政府今后仍将不断积极推进与国际社会的协作。

4.日本国内的努力状况

(1)日本政府实施的侦查及调查

日本政府在2002年9月的日朝首脑会谈之后,仍然就北朝鲜绑架日本人的个案及不能排除其绑架可能性的个案,继续进行必要的侦查与调查,并且一直多次得到已经回到日本的绑架受害者之合作。这些侦查及调查的结果是,迄今又追加认定了如下所述的新的绑架受害者以及追查绑架嫌疑案件的实施犯等。今后,日本政府仍将继续进行必要的侦查及调查,只要出现新的被认定为绑架的个案,除对朝方采取理所当然的措施外,同时,还要全力以赴地进行包括追查绑架实施犯在内的彻底查明绑架真相之工作。

(A)追加认定的绑架受害者

日本的侦查部门进行侦查及调查的结果,关于1977年10月鸟取县发生的女子失踪个案(受害者:松本京子)及1978年6月兵库县发生的男性失踪个案(受害者:田中实),由于得到了足以断定为北朝鲜绑架日本人嫌案的新证据等,因此,日本政府于2005 年4月27日及2006年11月20日,分别认定田中实及松本京子为绑架受害者。至此,日本政府认定的北朝鲜绑架个案共计12件、绑架受害者共计17名。

另外,关于已判明的在日本国内被北朝鲜当局绑架日本人以外的绑架受害者2名(1件)(朝鲜籍姐弟),因为绑架受害人不论是何国国籍,这种绑架行为都是对人权的严重侵害,同时也是对日本主权的侵害,因此,日本要求朝方让受害者返回日本以恢复原状,与此同时,要求朝方彻底查明该个案的相关真相。

(B)追查绑架嫌疑案件的实施犯等

日本的侦查部门,于2006年2月23日,追查出对地村夫妇实施绑架的犯罪嫌疑人为北朝鲜特工人员辛光洙,对莲池夫妇实施绑架的犯罪嫌疑人为自称小住健藏、惯称Choe Sun-Chol的北朝鲜特工人员;于同年11月2日,追查出对曾我母女实施绑架的犯罪嫌疑人为惯称Kim Myeong-Suk的北朝鲜特工人员;于2007年2月22日,追查出对莲池夫妇实施绑架的同案犯罪嫌疑人为当时的朝鲜劳动党对外情报调查部对日科指导员、自称韩明一惯称Han Geum-Nyeong及惯称Kim Nam-Jin之人;于2007 年6月13日,追查出对石冈亨及松木薰实施绑架的犯罪嫌疑人为“淀号”劫机犯之妻森顺子及若林(原姓“黑田”)佐喜子。日本警方已获得对这些犯罪嫌疑人的逮捕令并对其进行国际通缉,同时,日本政府要求朝方引渡这些犯罪嫌疑人。

关于北朝鲜绑架日本人的疑案,迄今,于2002年8月之后,追查出对原敕晁实施绑架(辛光洙事件)的犯罪嫌疑人为北朝鲜特工人员辛光洙、对有本惠子实施绑架的犯罪嫌疑人为“淀号”劫机犯鱼本(原姓“安部”)公博,对久米裕实施绑架(宇出津事件)的主犯嫌疑人为北朝鲜特工人员金世镐,日本警方已获得对这些犯罪嫌疑人的逮捕令并对其进行国际通缉,与此同时,日本政府要求北朝鲜引渡这些犯罪嫌疑人。另外,日本警方也获得了对原敕晁实施绑架的同案犯罪嫌疑人金吉旭的逮捕令,并采取了进行国际通缉等必要的措施。

另外,关于非日本人遭绑架的疑案(朝鲜籍姐弟),日本的侦查部门已于2007年4月26日获得对该案主犯罪嫌疑人洪寿惠别名木下阳子的逮捕令,并对其进行国际通缉。

(C)横田惠的丈夫之DNA鉴定(2006年4月)

根据2006年4月日本政府实施的DNA鉴定结果判断,日本人绑架受害者横田惠的丈夫,很可能是于1978年北朝鲜从韩国绑架的当时还是高中生的韩国人绑架受害者金英男。据此,日方向朝方转达了该鉴定结果,并再次要求朝方采取带有诚意的解决绑架问题之措施。另外,韩国政府独自进行了DNA鉴定,并于同年5月得出与日本相同的鉴定结果。

(D)饭冢家和金贤姬会面(2009年3月)

2009年3月11日在韩国釜山,田口八重子事件的重要证人金贤姬(大韩航空机爆炸事件犯人)与田口家属饭冢会面。通过这次会面,从金氏那里又得到了关于田口的重要参考消息(注),目前,政府正在展开确认工作。

(注)金氏的发言:“87年1月从澳门回到北朝鲜后,2、3月的时候,司机告诉我田口被带到哪里去了,但司机不知道她所去的地方。听说86年,有一个单身生活的受害者被强迫结婚了,所以我以为田口也去哪里结婚了呢。”

(2)实施《关于绑架问题及北朝鲜当局其他方面人权侵害问题之对策的法律》(2006年6月)

该法旨在让日本国民加深对绑架问题等北朝鲜当局侵害人权问题的认识,同时,阐明与国际社会合作解决绑架问题等的实际情况,以期制止这些问题。这部法律,已于2006年6月23日颁布实施。

该法内容包括:除规定了有关解决绑架问题等的国家之责任与义务外,还规定了为宣传绑架问题等的国家及地方公共团体之责任与义务,以及设立“北朝鲜人权侵害问题宣传周(12月10日至16 日)”并在该周国家及地方公共团体实施宣传活动,等等。另外,于2007年7月6日追加了有关政府施政之际必须充分注意要有助于绑架问题之解决等新的条款。

每年12月,实施该法中规定的“北朝鲜人权侵害问题启发周”期间,日本政府开展了各种宣传,举办演讲会及公开讨论会等活动,同时,还对民间团体等主办相关国际会议进行支援。

(3)设立新的“绑架问题对策本部”(2009年10月)

  1. (A)2006年9月,日本政府为了推进绑架问题相关的综合对策,设立了由日本总理大臣(首相)出任本部长的原“绑架问题对策本部”。该对策本部由全体阁僚构成,为解决绑架问题,以该对策本部为中心首次形成了与政府一体化的努力体制。
  2. (B)2009年10月,日本政府废止了原有的绑架问题对策本部,同时,为了让有关生存者立即返回日本,追究下落不明被绑架受害者的真相,推动展开机动性战略性的综合对策,设置了以总理大臣为本部长的新的“绑架问题对策本部”(该本部以本部长总理大臣为首,由担任副本部长的负责绑架问题大臣、内阁官房长官以及外务大臣组成)
    该对策本部于同年10月召开了第一次会议,确认了及早确立绑架问题对策本部事务局的体制,特别是强化信息方面体制,为了尽快实现被绑架受害者健康返回日本,政府团结一致积极推进这项工作。此外,于2010年11月召开的第四次会议上,基于在第二次会议(同年6月)上确认的“为解决绑架问题应作的努力”,本部长发表了为解决绑架问题的8项措施。

(4)宣传启发活动等

为了解决绑架问题,唤起国内外的人们对这一问题的关心非常重要。因此,政府实施了各种各样的宣传启发活动。包括上述“北朝鲜侵害人权问题启发周”期间的各种活动以及在各地方举办的启发活动,编制发行DVD、手册,推动举办上映会和演讲会,还派遣讲师等。

此外,政府还为了向残留在北朝鲜的被绑架日本人,传达家属的问候及包括绑架问题在内的国内外形势等信息,于2007年7月开始实施面向北朝鲜的短波广播(“家乡之风(日语)”及“IRUBONEPARAMU”(朝鲜语))(注:广播节目在网上也可以看到)。